莲藕短视频最新版app下载

..co,最快更新一胎双宝:总裁大人夜夜欢最新章节!

慕少凌的目光依旧锋利,司曜解释道:“我就想跟她探讨一下医术,把国粹发扬光大。”

“……”慕少凌没有作声,挪开目光,投在念穆身上。

司曜耸了耸肩,目光同样落在念穆的身上。

念穆抬眸之间,看着两道目光看向自己,她这边没什么人站着,所以她很肯定,对方看着的就是自己。

被他们看着,她有些不自在。

另外一边。

威斯汀的高级套房里,阿贝普手里捧着红酒,一下一下的顺时针晃动着,他每转一下,坐在他身边的夏清荷便感觉心颤动了一下。

他们其实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,阿贝普突然联系自己,她挺意外的。

“阿贝普,我们现在,要干嘛?”夏清荷虽然垂涎着他的钱,但是也害怕他的阴沉不定。

从她被送进这个房间开始,阿贝普就一直看着电视屏幕,里面放着楼顶宴会的监控,她以为他要出席这个宴会,但是到现在也没有动作。

只是一直看着电视屏屏幕,她也跟着看着,除了发现慕少凌也参加了宴会外,也没什么特别的。

精致粉艳佳人俏皮嘟嘟嘴

“等着。”阿贝普点燃一支雪茄,狠狠抽了一口。

夏清荷闻着雪茄的冷冽气息,不禁皱了皱眉头,她也抽烟,但是对于这样的味道,她是一点都接受不了,只觉得入了肺的气息难闻得很。

阿贝普坐在这里,她只好继续坐着,虽然无聊,但好歹有好酒喝,而且监控里还有慕少凌等人,她也就当是看电影了。

能够用这样的方式看着慕少凌,就好像有一种俯视众生的感觉。

夏清荷这么想着,心里也不觉得那么无聊了。

过了好会儿,阿贝普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,然后打了个响指。

一个黑衣男人上前,声音洪亮道:“老板,请吩咐。”

“去,把我提前准备好的东西送出去。”阿贝普微微眯着眼睛说道。

“是,老板。”男人应了一声,转身走出套房。

夏清荷贴在他的身边,她已经喝了好些酒,酒意有些上头,听见他这么吩咐,不禁胆大问道:“阿贝普,准备了什么?”

“给慕少凌准备了一份大礼。”阿贝普嘴角莞尔一笑,带着不怀好意。

夏清荷就更加不明白了,追问道:“要送他什么?”

她记得阿贝普跟慕少凌是死对头,他又怎么会那么好心送东西给对方?

“不用知道,他会感激我的。”阿贝普勾唇笑道,一把将她搂入怀中。

在花边新闻的事情处理后,他了解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,发现慕少凌在事件爆发的瞬间,并没有把念穆开除掉,直到事件推向高潮,他也没那样做。

这样让人感到意外,毕竟这不是慕少凌一贯的做法。

所以,阿贝普知道,慕少凌对念穆,肯定有些不能告人的感情。

他派出去的人三年的时间也没有把慕少凌给搞定,真正的阮白回来,则是轻易就把他给俘虏了,现在,他要把真正的阮白送到他身边,不知道,他会不会欣然接受呢?

虽然念穆不愿意这么做,但是,阿贝普依旧一点点的去设计,毕竟这是他的游戏。

夏清荷抬眸看见他阴狠的眼神,还带着一丝玩味,就知道他所做的事情不安好心。

还没回过神来,她边被阿贝普搂着站起来,“走吧,不是觉得无聊吗?我们找点乐子去。”

夏清荷了解男人,明白他的意思,轻轻锤了锤他的胸膛,却没有拒绝的意思,娇滴滴的说道:“真坏。”

另外一边。

念穆被两人注视着,干脆端着酒杯往更角落的地方走去。

本来今晚她做了一手准备,以防阿贝普会耍什么手段,但是宴会差不多结束了,她还没遇到什么特殊的情况,所以警惕放松了点。

慕少凌跟司曜依旧被好些商人跟医学家给缠着,好不容易应酬了一波后,司曜说道:“的美人似乎不想被看。”

“不是我的。”慕少凌说道。

司曜听着他硬邦邦的语气,似乎很是不满,点了点头道:“是是是,不是家美人,是家念教授。”

慕少凌没有应话,没过会儿,直接一个凌厉的眼神回了过去。

“真凶。”司曜摸了摸手臂,嘀咕道。

没过会儿,又几个人围了上去。

念穆在远处看着被人群包围的慕少凌,轻轻吐出一声感叹,他到哪里,都是这般的万人簇拥。

当初,她是怎么会有那个自信,站在他身边的?

念穆的眼神越来越远,忽然想起当初,为何会这样。

她想到了当初的时候,慕少凌借着孩子的缘故,一步步让她入局,到最后,深陷在他的温柔里的时候,她已经出不去。

而现在,她被阿贝普的手段给搅得离开了慕少凌。

只能这样远远看着,说有不甘,那的确有,不过更多的是无奈。

她想要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,却也不能,只能远远看着,配合着阿贝普的动作,这样,不无奈吗?

念穆自然是无奈啊。

回过神来,她仰头想要喝酒的时候,发现杯中的酒早就空了。

念穆摇了摇头,摆放酒的地方太远,她懒得动,干脆握着一个杯子,转很看着A市的夜景。

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,礼貌问道:“女士,需要香槟吗?”

念穆回过头,看着他的托盘上放了几杯香槟,于是挑了一杯,然后把手中的空杯给放在他的托盘上。

服务生微微一笑,转身离开。

念穆的余光扫到慕少凌那边,依旧有很多人簇拥着他……

她心里的惆怅越来越大,一口把香槟喝掉。

一分钟后,念穆察觉到不对劲,感觉头晕乎乎的,只不过是两杯香槟,这么就……

她眯着眼睛,意识到这是阿贝普设下的圈套,立刻翻着自己的手袋。

只是眼前晕乎乎的,她看不清,连手袋的扣子也没法打开,念穆紧紧咬着下唇,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。

但是眼前越来越晕,片刻过后,她直接倒在地上。

在晕倒的前一秒,她看到慕少凌奔,似乎在跑向她这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