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黄片app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穆婉跟着项上聿走。

船很大,如果不是他带着,她肯定不知道餐厅在哪里,房间在哪里。

项上聿到了里面,又上了电梯。

“我们是在甲板上吃饭吗?”穆婉问道。

“是,也不是。在顶楼,现在还有点冷,所以,我叫人用玻璃造了一个房间,我们在里面吃饭,可以看到夜景,也不会太冷。”项上聿解释道。

“夜景,周围都乌漆嘛黑的,有什么夜景好看,好看我也看不到啊,把船布置的这么漂亮,想要刺杀的人,眼瞎吗?一眼就看到的船,这么亮眼,我要是兰宁夫人,路上拦截干嘛,直接轰炸船就好了。”穆婉说道。

项上聿愣了一下,“我觉得说的很有道理,幸亏兰宁夫人没有这个智商,不然,我们还真的可能秀恩爱不成,死的快。”

穆婉噗嗤一笑,想到那句经典的台词:秀恩爱,死的快。

“现在真的安全了吗?兰宁夫人是会有两手准备的人,要侦查下,周围有没有其他船只。”穆婉提醒道。

“知道了,我现在让楚简他们去侦查下。”项上聿说道,给楚简打电话过去。

外面的灯暂时都关掉了。

灯光洒落少女脸上一如往常可爱俏皮

项上聿不开心,吃个饭,被人扫兴了两回,他也有些饿了,握着穆婉的手,亲了一下。

“要不,我们就在船舱里面吃饭,一样的。”穆婉柔声说道。

“不要,我准备了今晚上准备了好久,我要让今晚成为最难忘的一晚,以后老了,是要用来回忆的。”项上聿说道,“先吃点东西垫垫饥吧,我也有些饿了。”

他牵着她的手,朝着其中的一间房间走去。

穆婉觉得,他应该就是跟她求婚的,就凭他这句话,她就挺感动了。

项上聿带着穆婉进了一间房间,房间外面有阳台,现在是关着门的。

他吩咐了人送饭菜过来。

穆婉轻笑。

项上聿不解了,坐在她的对面,“笑什么?”

“如果今天料到是这种情况,还会准备在海上吃晚餐吗,其实,我觉得,选一个周五会比较好,因为周六的时间会比较充足。”穆婉就事论事道。

“我这不是着急么?不过这种情况我也料到了,所以进行了二手准备。”项上聿解释道,拿了一只桔子,“要吃吗,我给剥。”

“嗯,可以。”穆婉说道。

项上聿剥桔子,桔子很香,从他一开始剥开始,就溢出来了清香,扑鼻。

“这个桔子好像不错。”穆婉说道。

“是自己的庄园种的,自己吃的,打的农药少,味道很地道,尝下,甜不甜?”项上聿说道,把剥好了的桔子递给穆婉。

穆婉吃了一口,“很甜。”

项上聿扬起笑容,“喜欢吃就吃两个,也不能多吃,容易上火。”

穆婉轻点着头,安静地吃着桔子。

敲门声响起

“进来。”项上聿说道。

厨师推开了门,进来。

穆婉看他们推着推车,推车上面有工具,应该是边吃边做的那种。

外面有飞机的轰鸣声,穆婉诧异地看向窗外。

“别担心,我的飞机,派出去巡逻的。”项上聿解释道。

穆婉靠在沙发上,“现在彻夜难眠的应该是兰宁夫人了,这边的事情也应该汇报给她了。”

“她能知道的,还有我的死亡消息,让她嘚瑟一两天。还有也失踪的消息,所以,明天,我们不用回去,跟周六,周日也没什么区别。”项上聿站起来,朝着穆婉伸出手。

穆婉拧起了眉头,“是算到了吗,所以,随便挑了一个日子就过来了?”

“老公我,只是凡人,不是神仙,有些事情,可以合理调整,变通,笨。”项上聿说着,直接把穆婉拉了起来,“先吃饭,准备了海鲜,牛排,上次觉得好吃的。”

“准备的,一直以来,都很好吃。”穆婉这句话,不是甜言蜜语,而是陈述一个事实。

项上聿听着,心里很甜。

他们坐在了餐桌前,厨师给他们做吃的。

穆婉真的有点饿了,她在车上的时候还吃了一点点心,项上聿什么都没有吃,应该比她更饿。

他的手机响起来,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嗤笑一声,没有接。

“谁的?”穆婉问道。

“兰宁夫人的,真的很大脸,直接打电话过来了。”项上聿讽刺地说道。

“那是接,还是不接,她应该可以通过信号追踪到手机的地址。”穆婉提醒道。

“她追踪好了,能追踪到吗?我现在的信号应该在非洲吧。”项上聿无所谓的说道。

“她多疑,如果在非洲,又有死亡的消息,她不会相信,可能还会有第二波的刺杀。”穆婉提醒道。

“第二波?随便,她来几波,都没用的,不过是垂死挣扎,越作越死。”项上聿狂妄地说道。

穆婉已经习惯他的狂妄,可能项上聿是真的强大,也有可能是不想别人担心,但,总归,事情没有了结的时候,她还是会担心的。

敲门声再次响起

“进来。”项上聿说道。

楚简进门,对着项上聿汇报道:“先生,查到了可疑船只。”

项上聿抿了一口酒,摇晃地酒杯,勾起嘴角,邪魅,自信,中,还是过去的张扬,跋扈,意气风发,以及,嘲讽,慵懒的命令道:“那就给点颜色他们看看,就当开胃酒了。”

“是。”楚简说道,眼中掠过锋锐,出去。

“现在要不要去顶楼吃饭?”项上聿问道。

穆婉摇头,“搬来搬去挺麻烦的,我一会也该吃饱了,就不上去吃饭了。”

“那等吃完后,我们上去吹吹海风。”项上聿又说道。

穆婉估计他安排了什么节目,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期待的,又不能直接问,点了点头。

最后一道牛仔骨吃完,穆婉也很饱了,安静地抿着酒,等项上聿吃完。

项上聿看了一眼手表,视线放在窗外。

“砰。”的一声,项上聿勾起嘴角。

穆婉下意识地看向窗外,只看到一道火光。

“怎么回事?”穆婉问道。

“应该是他们确定,确实是刺杀的人,现在不用担心了,我们去楼顶。”项上聿说道,拉着穆婉的手走……